导航菜单

新大发代理在哪申请-沈阳大蛇

美軍空襲加劇中東地緣政治亂局

2019年12月29日,美軍對伊拉克什葉派武裝“真主旅”位於伊拉克和敘利亞的5處設施,進行所謂“自衛性”空襲。這是自2011年以來,美國首次針對與伊朗關係密切的軍事組織進行的報複性打擊。31日,數百名示威者在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外集會,高喊口號譴責美軍空襲。“真主旅”所屬的“人民動員組織”表示會對美軍進行報複。    國際社會擔心,美軍空襲引起的一系列負面效應,將進一步加劇地區緊張局勢。    首先,空襲使美國與伊朗關係進一步陷入緊張。美軍此次行動,錶面上看打擊的是伊拉克“真主旅”,實際上針對的是伊朗。美國指責伊朗一直在支持敘利亞和伊拉克境內的反美民兵武裝,認為伊朗及其代理人應為過去無數起美軍在伊拉克的死亡事件負責。在伊核協議問題不斷升溫、美國對伊朗製裁不斷加碼的背景下,此次空襲後伊朗將可能加大對親伊朗的準軍事組織的支持,並動員地區反美力量對美軍施壓,促使其儘快撤出伊拉克,以此作為對美國持續製裁以及此次空襲的反制。    其次,美國和伊拉克關係可能受到進一步損害。雖然美國推翻了薩達姆政權,一度建立了親美的伊拉克政府,但隨著地區局勢的變化,美國與伊拉克的矛盾持續加深。去年10月以來,伊拉克國內問題重重,導致民眾抗議不斷。在此種情況下,美軍空襲無異於給本已動蕩不安的伊拉克局勢火上澆油。此外,美國雖然在空襲前半小時通知了伊拉克政府,但遭到了伊拉克看守政府總理阿卜杜勒-邁赫迪的強烈反對。對於美軍此次不顧伊拉克政府意見的行動,伊拉克民眾也普遍反對,認為對伊拉克境內的軍事設施的襲擊是對主權的粗暴侵犯。    中東地區局勢錯綜複雜,地區內教派、族群矛盾相互交織。從歷史上看,外部勢力介入中東地區博弈,一直是中東地區動蕩不安的根源之一。美國借第一次海灣戰爭在中東駐扎軍隊後,一心鞏固自己在該地區的戰略利益,維護盟友利益,遏制潛在對手,卻低估了地區宗教、族群因素的複雜性,以及民眾的反美情緒。此次空襲則將伊拉克進一步卷入到美國與伊朗的複雜關係之中。    再者,空襲將使地區形勢尤其是反恐形勢進一步複雜化。美國此次空襲的“真主旅”及其所屬的“人民動員組織”,過去一直是打擊“伊斯蘭國”的重要力量。此次空襲發生後,不僅伊朗指責美國空襲是在支持恐怖主義,而且伊拉克政府也發表聲明,稱將重新考慮其與美國牽頭的國際聯軍打擊極端組織“伊斯蘭國”的合作。從某種程度上講,美軍此次猛烈的報複行動妨礙了地區反恐合作,也不符合其在中東地區的反恐利益。    美軍此次空襲行動也折射出美國中東戰略陷入的兩難困境。中東與西歐、東亞,是美國傳統上重點關註的三大區域。儘管從奧巴馬到特朗普,都主張美國應從中東地區戰略收縮,將資源集中到亞太地區,但在中東地區的利益卻讓其欲罷不能,陷入了“帝國的過度擴張”的怪圈。在可預見的將來,美軍很難徹底走出中東泥潭,由其引發的衝突恐怕也將長期持續。    總之,一味靠軍事報複並不能解決問題。如果衝突各方都“以牙還牙”,將永遠走不出襲擊——報複——襲擊的惡性循環。美軍肆無忌憚發動軍事行動,也為地區局勢增添了更多不確定因素。有關各方應從維護地區穩定的大局出發,避免地區局勢進一步惡化。(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 趙國軍)